返回列表 发帖

行摄清迈14---缘分(上)

ELLE杂志主编晓雪曾经说过:人一生中至少要有两次冲动,一次为奋不顾身的爱情,一次为说走就走的旅行。当我们终于如愿以偿,我们所得的回报不光是旅途的风景和远方,还有那些擦肩而过的人,我观察他们,他们从何而来?又去向哪里?他们又都带着怎样的故事?有人说,前生五百次的回眸方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也许今后,你会和他们其中的一个认识,又也许不会,缘分这个东西真的很奇妙,在它没有允许你之前,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兜兜转转,某日视线相对,讶异地同时说一句:“原来是你。”是的,毫厘相差也许就是另外一个结局,这让我想起波兰女诗人辛波丝卡的诗《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
维斯瓦娃·辛波丝卡  (波兰)

有一种爱叫做一见钟情,
突如其来,清醒而笃定;
另有一种迟缓的爱,或许更美:暗暗的渴慕,
淡淡的纠葛,若即若离,朦胧不明。

既然素不相识,他们便各自认定
自己的轨道从未经过对方的小站;
而街角、走廊和楼梯早已见惯
他们擦肩而过的一百万个瞬间。

我很想提醒他们回忆
在经过某个旋转门的片刻,他们曾经脸对着脸,仅隔着一面玻璃,
还有某个拨错的电话,人群中的某一声“抱歉”......
只是,他们不可能还记得起。

若他们终于知道
缘分竟然捉弄了自己这么多年,
他们该有多么讶异。

缘分是个顽童。在成长为矢志不渝的宿命之前,
它忽而把他们拉近,忽而把他们推远,
它憋着笑,为他们设下路障,
自己却闪到一边。

但总有些极细小的征兆,
只是他们尚读不出其中的隐喻:某一天
一片落叶,从他的肩飘上了她的肩,
也许就在上个周二,也许早在三年之前;
或是无意中拾到了某件旧物——遗失了太久,
消失于童年灌木丛中的那只皮球。

或是他转过她转过的门把,按过她按过的门铃,
或是他的刚刚通过安检的皮箱正紧紧挨着她的,
或是相同的夜晚里相同的梦
冲淡了,被相同的黎明。

毕竟,每一个开篇
都只是前后文当中的一环;
那写满故事的书本,
其实早已读过了一半。

    如此读来的话,人生真是相当的美妙,你微笑,为那些已经埋下却尚未发生的缘分,爱情,或是友情。也许她们现在已存在你的相片中,也许并没有,但这并不仿碍你有所期待,期待并坦然接受生命给你的任何惊喜,此行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白庙时遇到的一个单身女子,一件黑色的T恤,帽子拉到额际,一个人望着远方怅然若失,她没有像普通游客那样不停的游走,看尽所有,或者不停的拍照变换着姿势,她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儿,周围一片白色,而她是黑色的死寂,尽管我的拍摄水平有限,但仍认为这是我捕捉到的最好的画面,动静结合,黑白对比,形成一种巨大的张力,有时候,风景能带给你感动,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也可以。


DSC03605.JPG

DSC03608.JPG

DSC03658.JPG

DSC03716.JPG

DSC03718.JPG

DSC03745.JPG

DSC03791.JPG

泰国和傣族有关系吗?

TOP

回复 2# 抛砖引玉


    没听说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