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行摄清迈15---缘分(下)

辛波丝卡,波兰女诗人,1996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她一生都在尝试新的诗歌风格与技法,人们很难以一种风格去定义她,不过这并不仿碍人们从她的诗歌当中选出一首,作为她的代表作,它就是《一见钟情》。网上搜到的译文通常是这样的:

《一见钟情》
       辛波丝卡

他们彼此深信
是瞬间迸发的热情让他们相遇。
这样的确定是美丽的,
但变幻无常更为美丽。
他们素未谋面,所以他们确定
彼此并无任何瓜葛。
但是自街道、楼梯、大堂传来的话语……
他们也许擦肩而过100万次了吧?
我想问他们
是否记得——
在旋转门面对面那一刹?
或是在人群中喃喃道出的“对不起”?
或是在电话的另一端道出的“打错了”?
但是我早知道答案:
是的,他们并不记得。
他们会很讶异,
原来缘分已经戏弄他们多年。
时机尚未成熟
变成他们的命运,
缘分将他们推近、驱离,
阻挡他们的去路,
忍住笑声,
然后闪到一旁。
有一些信号和迹象存在,
即使他们尚无法解读。
也许在三年前
或者就在上个星期二
有某片叶子飘舞于
肩与肩之间?
有东西掉了又捡了起来?
天晓得,也许是那个
消失于童年灌木丛中的球?
还有事前已被触摸
层层覆盖的
门把和门铃?
检查完毕后并排放置的手提箱?
有一晚,也许同样的梦,
到了早晨变得模糊。
每个开始
毕竟都只是续篇,
而充满情节的书本
总是从一半开始看起。

    当然,在你没有看过更好的之前,但只要读过苏缨译的文字,你才能深刻地了解到原诗的优美,以及诗歌深处所藏的一个更为美好的世界,所以,“有时仅是一首诗,我们就找回了对世界的初恋。”

《一见钟情》
        苏缨 译

有一种爱叫做一见钟情,
突如其来,清醒而笃定;
另有一种迟缓的爱,或许更美:暗暗的渴慕,
淡淡的纠葛,若既若离,朦胧不明。

既然素不相识,他们便各自认定
自己的轨道从未经过对方的小站;
而街角、走廊和楼梯早已见惯
他们擦肩而过的一百万个瞬间。

我很想提醒他们回忆
在经过某个旋转门的片刻,他们曾经脸对着脸,仅隔着一面玻璃,
还有某个拨错的电话,人群中的某一声“抱歉”......
只是,他们不可能还记得起。

若他们终于知道
缘分竟然捉弄了自己这么多年,
他们该有多么讶异。

缘分是个顽童。在成长为矢志不渝的宿命之前,
它忽而把他们拉近,忽而把他们推远,
它憋着笑,为他们设下路障,
自己却闪到一边。

但总有些极细小的征兆,
只是他们尚读不出其中的隐喻:某一天
一片落叶,从他的肩飘上了她的肩,
也许就在上个周二,也许早在三年之前;
或者无意中拾到了某件旧物---遗失了太久,
消失于童年灌木丛中的那只皮球。

或是他转过她转过的门把,按过她按过的门铃,
或是他的刚刚通过安检的皮箱正紧紧挨着她的,
或是相同的夜晚里相同的梦
被冲淡了,被相同的黎明。

毕竟,每一个开篇
都只是前后文当中的一环;
那写满故事的书本,
其实早已读过了一半。

    非常欣赏这个译本,也深刻地领会到了作者所说缘分的那种奇妙,或是无可奈何。张爱玲曾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仿佛说缘分天注定,但同时也可理解为,如果早一步,或者晚一步,无论你如何努力,仍然是徒劳。就像小时候蒙起眼睛捉迷藏,看不见,听不到,其实也许就在咫尺处。总有人在窃笑,有时候是捉弄你的那个孩子,有时候是捉弄你的命运。

    缘分就是这样,它像草尖的露水,一点点积蓄,慢慢的壮大,直至将叶片压弯并最终滑落下去,一切方才尘埃落定,必定是这个过程,那么,在没有遇到之前呢?也许就是,耐心地等待。1991年5月的一天,铁凝冒雨去看冰心。“你有男朋友了吗?”冰心问铁凝。“还没找呢。”铁凝回答。 “你不要找,你要等。”90岁的冰心老人说。其实我不喜欢冰心,但我特别欣赏她这句话。同时我还找到了另一段话,并为之深深的感动。“你要相信世界上一定会有一个你的爱人,无论你此刻正被光芒环绕,被掌声淹没,还是那时你正孤独地走在寒冷的街道上被大雨淋湿,无论是飘着小雪的微凉清晨,还是被热浪炙烤的薄暮黄昏,他一定会穿越这个世界上汹涌的人群,他一一地走过他们,怀着一颗用力跳动的心脏走向你。他一定会捧着满腔的热和目光里沉甸甸的爱,走向你、抓紧你。他会迫不及待地走到你的身边,如果他年轻,那他一定会像顽劣的孩童霸占着自己的玩具不肯与人分享般的拥抱你。如果他已经不再年轻,那他一定会像披荆斩棘归来的猎人,在你身旁燃气篝火。然后拥抱着你疲惫而放心地睡去。他一定会找到你。你要等。”

     要等待,等待命运偿还前面所有,所有你付出的孤独,以及你徒劳准备的一切。而当这个时候,你只能发出一声谓叹:原来是你!也许这个人就在你身边,兜兜转转;也许这个人陌不相识,可你却轻易地从眼神读懂了他,而且丝毫不感到陌生。但愿这个时候,你的书才翻到一半。当然,我不愿意说另一种,那就是缘分总像是飘在半空中的气球,引得你踮脚仰望和期盼,却不曾落下。彼时夕阳西下,夜就要将一切合上。


mmexport1398156443732.jpg


mmexport1398156437490.jpg


mmexport1398156474170.jpg


    好了,到我被屈打成招的时候了,勉强算艳遇吧。照片中的印度小男孩是清迈一家服装店的店员,店是他哥哥的,但他哥哥连同他的家人都去度假了,留下他一人看守,小伙子观察力极强,打量几眼就会为你推荐合适的服装,而那些有着异域风情的衣服对我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尽管知道以后很少有合适的场合能穿它,可还是勇敢的买了,就像年轻时无望的爱情一样,怕错,更怕错过。

    在他店里买了一件斜肩的波西米亚裙,团友也陆续买了一些,因为几次陪她们前去和帅小伙就熟络了,彼此言语不通,也就仅止于点头微笑而已。小店位于所住旅馆的巷口,每次出门必定经过,让我诧异地是,有次前去,小伙问团友:“she's not happy,why?”问我昨晚出门,为什么一脸的不高兴?呃,我昨天确实不开心来着,不想被他看在眼里,回来后依然常常失神地想起,还记得离开清迈的那天早上,团友拉着我去辞行,也只是轻轻说一句:“bye-bye”,无人敢说“see you later”,因为大概是不会再见了,别了,清迈的一草一物,一城一人,其实我、我们,都只是普通人,可因为心中装着旅途的美好,又常常觉得自己不一样,不喜多言但内心自有风暴,在我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人,就像行车时倒退的树木,一一经过我,又或是被我一一经过,连起来,便是完整的一生。

哈哈楼主把压箱底的照片都拿出来了。
我一些朋友可能下个月也去泰国,临行之前有什么忠告吗?

TOP

回复 2# 抛砖引玉


    有,那我要赶紧写攻略了,本来打算最后写的
好吧,我努力下

TOP

回复 3# lixia537


    谢谢楼主。

TOP

返回列表